當前位置:筆趣閣 > 大符篆師 > 第三章 街頭畫家

第三章 街頭畫家

  百花城中心,最大的廣場上,白牧野支著畫板坐在一個角落在那里發呆。

  我還是個孩子啊!

  孩子的任務,不就是好好學習,剩下時間用來各種浪的嗎?

  其他的事情不都是家長的責任么?

  為什么要這樣殘忍的對待孩子?

  這些年他連門都很少出,所有一切都是老頭子負責,哪來的錢?

  因為賬戶里一分錢都沒有,他甚至連信用點都不能透支。

  老頭子現在突然間給他來這么一出,直接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別說思考自己身世來歷,就連老頭子留給他的那部符篆師寶典都沒時間去看。

  更沒精力去傷心老頭子的突然離去。

  他是不是故意用這種方式磨礪我?同時讓我沒那么傷心他的離開?

  呸!

  還傷心個屁啊!

  簡直要把人給坑死的節奏!

  幸好還有點本事,不然的話,不但交不起房租,恐怕就連肚子都要填不飽了。

  畫符先畫畫!

  精神力是符篆師的基礎,繪畫功底,同樣也是!

  一個厲害的畫家未必是符篆師,但一個厲害的符篆師,絕對是厲害的畫家。

  記得老頭子跟他說過,他的畫技已經登堂入室,可以媲美一些小有名氣的畫家了。

  在時間緊迫,想不到其他謀生手段的情況下,他只能想到來百花城賣畫了。

  可問題是,一張畫應該賣多少錢?

  能不能在開學之前賺夠下個月的房租?

  他一點底都沒有。

  而且理想總是豐滿的,現實卻骨感的很,比那些瘦得狼看見都想哭的姑娘還要骨感。

  瘦到那種地步的姑娘其實除了自己之外,沒幾個人會稀罕她。

  街頭賣畫的白牧野同樣無人理會。

  一上午了,沒有一個人光顧他的生意。

  再這樣下去,別說交房租,他自己可能都快要喝西北風了。

  關鍵他的打扮,一點都不像個藝術家。

  頭上戴著壓低帽檐的棒球帽,臉上蒙著大口罩。

  這一身打扮若是出現在偏僻點的地方,膽兒小點的見了都得躲著走。

  但他是個有節操的人!

  sè相不能這么廉價的出賣掉!

  沒人光顧生意,白牧野腦子里也就胡思亂想著,想著老頭子說的那些事兒。

  想著那座島。

  昨晚在網絡上查了半宿,結果毛都沒查到。

  最后只能無奈的讓大漂亮幫他清理掉那些查詢記錄。

  別狐貍沒打到再惹一身騷。

  想著林子衿。

  那個一直出現在他夢里,跟他宿命相依的小女孩,也不知道老頭子到底把她送去哪了。

  他甚至不知道她在不在飛仙星。

  飛仙星地處邊陲,又經常會遭到次元空間里爬出來的那些垃圾的攻擊。

  如果她也在飛仙星,會不會有危險?

  自己的記憶什么時候才能解開封印?

  白牧野比較關心這件事。

  他倒是不急著解開精神力的封印,畢竟他現在還沒學會如何隱藏那股強大的精神波動,解開也沒好處。

  “你好。”

  就在白牧野胡思亂想的時候,面前突然傳來一道略帶冰冷,但十分動聽的聲音。

  一雙透明水晶涼鞋出現在白牧野眼前。

  小腳精巧,白皙雪膩,鮮紅的指甲閃閃發亮,煞是好看。

  白牧野抬起頭,頓時眼睛一亮。

  一個穿著米sè收腰裙的少女,出現在他的畫板前。

  一股青春活力的氣息撲面而來!

  少女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長發披肩,柔順亮澤,頭上戴著一頂時尚的圓頂草帽,臉上扣著一副大墨鏡。

  露出來的小半張臉,臉型完美,肌膚吹彈可破。

  雖說百花城美女如云,但這個看上去年齡不大的少女還是給了白牧野一種驚艷的感覺。

  “您好您好,要畫肖像么?”

  白牧野心里一喜,隨后壓低嗓音,盡量讓自己顯得成熟一點兒。

  雖然極少出門,但他很清楚自己這個年紀的少年跑出來給人家畫畫,一般人都會天然不信任。

  除非他肯摘下口罩和帽子。

  但若是那樣,估計也別想作畫了,會在短時間內被圍個水泄不通。

  他抬頭的一瞬間,那雙明亮而又清澈的眼睛讓秦冉冉微微愣了一下。

  好漂亮的一雙眼!

  她本以為這個全副武裝得比自己都夸張的家伙見不得人呢。

  沒想到他眼睛這么漂亮!

  雖然他的臉被口罩遮住,但秦冉冉跟白牧野一樣,也有種被驚艷到的感覺。

  “對,肖像,不過,我要先看看你的本事。”秦冉冉恢復了平靜,居高臨下看著白牧野說道。

  “這個……怎么看?”

  白牧野疑惑的看著面前的少女,覺得墨鏡下的那張臉,似乎有些熟悉,不過因為看不見眼睛,所以沒辦法確定在什么地方見過。

  “你沒有現成的作品么?”秦冉冉奇怪的問道,心里已經有點失望了。

  廣場上給人畫像的街頭畫家不少,但沒有她想要的那種。

  畫的東西她不喜歡。

  沒靈魂!

  來到白牧野這之前,她已經連續否了好幾個人了。

  要不是她仙氣十足,外加氣場很強,甚至可能會被當成找茬砸場子的。

  好容易偷跑出來透透氣,生出給自己畫一幅肖像的心思,她不想將就。

  白牧野淡淡說道:“不需要。我可以現給你畫,不好不要錢。”

  “哦?這么有信心?”秦冉冉有些好笑的看著白牧野:“那你畫吧,不好看的話,我可真的不給錢哦!”

  “瞧好吧您!”

  白牧野多少有點激動,這可是自己人生第一單生意!

  畫功這東西,對白牧野來說,早已爐火純青。

  拿起畫筆,幾乎沒怎么看坐在他面前的少女,便飛快的畫起來。

  他沒要求秦冉冉摘下墨鏡,秦冉冉似乎也忘記了摘。

  其實這會兒,秦冉冉墨鏡背后那一雙靈動大眼睛里,依然是帶著幾分質疑的。

  這個看著年齡跟自己差不多,甚至好像比自己還小,卻在那硬裝成熟的家伙真的會畫畫?

  不過難得發現一個不像藝術家的街頭畫家,還把自己武裝得這么嚴實,秦冉冉覺得挺有趣的。

  好容易才溜出來一次,就當放松了。

  片刻之后。

  就在秦冉冉心里面琢磨這個家伙到底會不會畫畫的時候,白牧野突然放下了畫筆。

  “畫好了,您過來看看。”白牧野忘記了壓著嗓子,但說話的聲音,卻是比之前好聽很多。

  秦冉冉微微一怔,聲音這么好聽?雖然帶著一點點的青澀,但比之前壓低聲音故作成熟聽起來舒服得多!

  但是,這就畫好了?

  她心里面升起一股淡淡的慍怒,果然是個不會畫畫的家伙吧!

  太敷衍了!

  這才多一會兒?

  就算她不懂繪畫,也知道這么短的時間,是絕不可能完成一副肖像畫的。

  哼!

  秦冉冉心里面冷哼一聲,站起身,走向畫板,心說你要是敢騙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小毒舌的外號可不是白叫的!

  白牧野看著氣場突然變得強大起來的秦冉冉,有些疑惑,不明白她為什么一下子氣勢洶洶的。

  “這么一會兒,就畫完了?學人家街頭賣藝,你也得有點……咦?”

  秦冉冉整個人都呆住了,目光呆滯的看著畫板。

  畫板上那個帶著圓頂草帽,臉上扣著大墨鏡的女子,一身仙氣,美艷不可方物!

  這……是我?

  真的是我?

  秦冉冉心里升起一股難言的感覺。

  她被驚呆了!

  一個能把畫像畫出照片感覺的畫家,其實不算多高明。

  但凡有個十年八年功底的畫家,都差不多能做到。

  但如果能把畫像畫出超越本人,又意境深遠的畫家呢?

  這個說來簡單,但實際除了那種享譽多年的大家之外,沒有幾個能做到。

  秦冉冉滿心震撼!

  許多時候,平庸和傳世之間,差的就是那種無法言表的意境。

  也就是有靈魂和沒靈魂之間的區別。

  這種畫,是一個街頭賣藝的少年能畫出來的?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秦冉冉絕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這時候,有路過的人見到秦冉冉呆滯的樣子,忍不住伸頭看一眼。

  這一看,不得了了。

  “哇!”

  “臥槽!”

  “這是剛畫的?太漂亮了吧!”

  “太美了!”

  廣場上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有一兩個人帶動,白牧野身邊迅速圍了一圈兒人。

  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畫板上那個衣袂飄飄宛若仙子的人。

  這時候,終于有人似乎意識到一點什么,將目光投向了秦冉冉。

  秦冉冉這會兒也終于感覺到有些不對,迅速把那張畫從畫板上取下,卷成一卷,看著白牧野:“號碼。”

  白牧野下意識的隨口報出一串號碼。

  身份識別碼,具有唯一性,不可復制性。幾乎一切社會活動,都可以用它來實現。

  “回頭給你錢噢!”

  秦冉冉飛快將白牧野的號碼輸入到自己的隨身智腦當中,拿著畫就溜了。

  再不跑,就要被圍觀了!

  “她好像是個明星吧?”

  “她不是那個……那個誰來著?”

  “天吶,她是秦……秦冉冉!”

  “對對對,就是秦冉冉!”

  圍觀的一群人看著秦冉冉飛快逃掉的方向,眼神中都透著不可思議。

  想不到一個紅遍飛仙星的大明星居然會出現在百花城的街頭!

  不過隨后,人們的視線便落在了白牧野身上。

  大明星雖然罕見,多少年都未必能碰到一回,但終究跟自己沒什么關系。

  但這人的畫……剛才他們可是親眼所見啊!

  美好的東西,很多時候未必需要多高明的鑒賞能力。

  “多少錢一張?我要畫一張!”

  “大師,我出五百,給我畫一張!”

  “五百內位,往后排排,我出一千……”

  “你們這是看不起大師么?千八百的瞎喊什么?我出一萬,先給我畫!”

  “……”

  傍晚,白牧野拖著疲憊的身子,開著自己的老爺車,朝城外駛去。

  人們太狂熱了,狂熱到以他目前二十點的精神力都有點吃不消了。

  從那張一萬塊錢的畫開始,他的畫,最高被炒到了八萬一張!

  這個說出去恐怕都不會有人信。

  街頭畫家,就算畫得再怎么好,也不可能達到這種價格。

  百花城這種級別的城市,有錢人很多。

  不過對于街頭畫家來說,畫一幅畫,一般也就一兩百,甚至還有更便宜的。

  之所以能被炒出一個天價,還要歸功于那個拿了畫就跑,到現在都沒給錢的大明星秦冉冉。

  白牧野后知后覺,在人們議論紛紛的時候終于想到那張臉為什么很熟悉了。

  因為百花城到處都是她的廣告,各種摩天大樓外墻體上的全畫幅、投影到虛空的巨幅……隨處可見。

  飛仙星的信息早就極度發達,一會兒的功夫,無數大小媒體上已經出現了秦冉冉對著那副畫發呆的照片。

  “大明星秦冉冉驚現百花廣場,被街頭畫家超神畫技驚呆!”

  “大明星出現在街頭,給她畫畫的年輕人是誰?”

  “秦冉冉找他畫像,他的畫像高達八萬一張!他究竟是什么人?”

  熱度瞬間暴漲!

  那照片中,秦冉冉是真美!

  但是那副畫更美!

  于是,昨晚還愁怎么交房租的白哥一下子就闊了。

  一下午的功夫,算上秦冉冉那一幅,一共畫了十二幅畫。

  不是不能畫更多,一方面是叫價的時間很長,人們互不相讓,另一方面,白牧野覺得畫這些也已經夠了!

  至少半年無憂!

  在秦大明星沒給錢的情況下,一共賺了四十三萬!

  一個月五萬的房租?

  毛毛雨啦!

  生平第一次出來賣……賣藝,就讓白牧野體會到這種暴發的快感。

  這么有錢,沒法低調啊!

  躺在副駕的白牧野忍不住把腿架在中控臺上,哼起了跑調的歌。

  很是膨脹。

看網友對 第三章 街頭畫家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斗戰狂潮 長樂歌 元尊
北京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