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大符篆師 > 第三十五章 風波之后

第三十五章 風波之后

  一場風波,很快歸于平靜。

  但在一班的學生心中卻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

  原來精神力只有二十的符篆師,也這么可怕!

  劉志遠雖然說了不會將這件事告訴老師,但還是很快傳了出去。

  畢竟當時班級里的人很多,想要徹底壓下去,幾乎是不可能的。

  不過有些奇怪的是,各方都沒什么動靜。

  萬雄那邊沒來找麻煩,校方也沒人來處理,仿佛這件事情沒發生過一樣。

  只是在私底下,很多人都在談論。

  大家猜測最多的,就是白牧野當時到底用的什么符?

  中午吃飯的時候,穆錫跟萬雄等人坐在包間里,整個人顯得異常沉默。

  精神力高達五十五的天才符篆學生,整個百花城萬眾矚目的天之驕子。

  今天算是顏面掃地。

  他的人緣本身就不怎么樣,再加上這件事他的確是過分了。

  同學之間吵兩句,居然拿出了攻擊型符篆……

  以至于這件事傳出去之后,別說那群原本就站在白牧野這邊的女生一致聲討他,就連絕大多數男生對他的印象也一落千丈!

  今天是他自己的同班同學,明天就有可能是其他校友!

  誰愿意跟一個隨時可能用攻擊型符篆殺人的家伙走的太近?

  “你也只是想要嚇嚇他,對吧?”司空菲云看著穆錫,聲音柔和的問道。

  不是她對穆錫印象有多好,而是她清楚穆錫在萬雄團隊中的價值和作用。

  其實在內心深處,司空菲云對穆錫的這種行為也非常反感。

  嚇人也沒有這么嚇的啊!

  拿著一把上了膛開了保險的槍對著別人,能算是嚇唬嗎?

  拿把刀劫持人質都有可能被擊斃呢!

  穆錫沉默了一下,搖搖頭:“不,如果他當時敢動手打我,我一定會對他出手!”

  看著穆錫一臉平靜的表情,司空菲云微微一怔,隨即漂亮的眸子里閃過一抹慍怒。

  想說什么,被萬雄遞了個眼sè給攔了回去。

  潘相文和李秋風兩人則保持著沉默,都沒說話。

  內心深處,對穆錫的這種行為,也都非常反感。

  同學之間,哪有什么深仇大恨?一點矛盾就能讓他有殺人的想法,那如果哪天他們之間也產生了矛盾呢?

  是不是也要拿三劍符對著自己的隊友?

  只是這件事最終還是要看萬雄的態度。

  萬雄看看其他幾個人,目光最后落到穆錫身上:“聽說你小時候,經常被人欺負?”

  穆錫抬起頭,面無表情的看著萬雄,心里卻有一絲顫動。

  所有人都不理解他,在他被千夫所指的時候,只有萬雄,花心思了解他為什么會如此敏感。

  這讓他有點感動。

  “都過去的事情了。”穆錫不愿多說。

  萬雄點點頭,忽然問道:“白牧野是控制系?”

  穆錫嗯了一聲,然后說道:“我知道那個變異箱子他們怎么拿到的了。”

  萬雄思索了一下,長出了一口氣:“沒想到啊,他居然是控制系符篆師……”

  隨后沉吟著:“就算他是控制系,可他精神力那么低,居然能畫出下品的控制符來?而且,我記得下品控制符,應該沒辦法控制八級龍麟劍齒虎啊,難道他制作的是中品?”

  司空菲云點點頭:“應該是材料級別高,將符篆品質提升到了中品。白牧野家里什么條件我不清楚,但彩衣那幾個……都是不缺錢的。”

  萬雄點點頭:“品質是中品,但時效不會有什么變化,一張符一秒,他當時得用多少張符才能成功?”

  司空菲云道:“按照彩衣的修為來估算,大概四張就夠了。但前提是白牧野的膽子,必須得特別大才行!一般人……面對龍麟劍齒虎,哪怕是在虛擬世界,也提不起那個勇氣。”

  萬雄點點頭:“他膽子肯定不小……”

  下句話他沒說,但在座幾個人都懂。

  膽兒小的人,敢對一個精神力五十五,手上持著攻擊型符篆的人出手么?

  城際副本那個懸案,差不多算是破了。

  萬雄看著穆錫:“你別想太多,他以有心算無心,你沒想過用那張符,但他們不敢賭,所以出手了。這也沒什么,你比他強太多。不過兄弟,當哥哥的勸你一句,下次真的別用攻擊類型的符對著自己同學了。”

  穆錫沉默一會,然后默默的點點頭。

  其實他在拿出三劍符的那一刻心里就后悔了。

  但他是不會承認的。

  “好了,這件事就讓它過去吧,以后到了賽場上,有的是讓你發揮的機會。而且當你經歷事情多了以后,再回頭看看,你會覺得這些都是小事兒。”

  萬雄拍了拍穆錫的肩膀,笑著說道。

  其實就在剛剛找穆錫吃飯之前,他就已經去見了學校的領導。

  恰好,領導那邊也正想讓他警告下穆錫。

  下次如果再拿著三劍符對著自己同學,就算是天才,也會被嚴肅處理。

  不然堵不住悠悠之口。

  一個性情偏激,隨時可能會傷害到別人的天才在校園里,沒有多少人會安心。

  沒人愿意冒這個險!

  之所以沒直接處理穆錫,是因為學校對他還有期望,想給他一次機會!

  畢竟這種天才學生,多少年才能出現一個。

  萬雄當時也再三為穆錫保證,說他不過是少年氣盛,拿出來嚇嚇人的。

  為了穆錫,萬雄在聽說這件事情之后,請了一上午假,悄悄去了一趟穆錫曾經上過的小學和初中。

  找到穆錫曾經的那些班主任了解穆錫這個人。

  一方面,他希望穆錫沒問題,畢竟他的團隊需要一個強大的符篆師;但另一方面,如果穆錫真的有問題,他也會早做決定。

  寧可拿不到帝國高中聯賽的好成績,也要把他驅逐出隊伍。

  好在經過他的了解,發現穆錫并不是那種真的會對同學下殺手的人,他只是……太沒有安全感了!

  而且還特別不會做人。

  唉!

  有點惆悵。

  如果當初選擇白牧野,會不會更適合一點?

  控制系啊!

  那可不是單純的奶媽,那是真正的爸爸!

  只可惜,他精神力太低了……

  ……

  ……

  下午是一節符篆師課,下課之后,董穎叫住了準備離去的穆錫。

  “穆錫,你留一下。”

  白牧野等人相互對視一眼,紛紛起身離去。

  教室里只剩下董穎和穆錫兩人。

  穆錫抬起頭,直視著董穎的雙眼,問道:“老師是想要教訓我么?”

  董穎看著他,忽然說道:“老師為之前對你的態度向你道歉。”

  “???”

  穆錫愣住,半晌沒回過神來。

  老師看不上他,他心里清楚的很。

  他也不需要老師看得上,他自信自己的未來會無比廣闊,根本不需要身邊這群人的理解和寬容!

  但他完全沒想到老師會主動跟他道歉。

  “老師,您這是?”不知不覺,他用上了敬語。

  “老師之前沒了解過你的成長經歷,所以跟你說了有些重的話。”董穎平靜的看著穆錫。

  說起來,在剛聽說穆錫居然拿著三劍符對著自己同學的時候,她曾一度暴怒。

  在會議室里,當著一群校領導,直接建議開除這種學生。

  太危險了!

  身為符篆師,她遠比很多人更清楚劍符是多么可怕的殺器。

  那是可以輕易要人命的東西!

  怎么能拿著這種東西對著自己的同學?

  這種人性情得多偏激?

  不過一個校領導在萬雄找上門給穆錫作保之后,立即打了幾個電話,證實了萬雄的話。

  然后在會議上說了關于穆錫過去的一些事情。

  這讓董穎心里面的那股火消了不少。

  穆錫現在看著高傲強勢,不會做人不會說話,其實他是一個從小就飽受欺凌的孩子。

  單親家庭長大,缺乏父愛,缺乏安全感。

  后來無意中被發現精神力很高,開始受到重視。

  但眾所周知,除非符武雙修那種,其他沒能真正學會畫符之前的符篆師,簡直就是弱雞!

  跟普通人幾乎沒什么分別。

  那些小混混一樣的熊孩子在沒吃過大虧之前哪里懂得什么敬畏?根本沒想過穆錫以后會成為怎樣可怕的存在。

  所以他該受欺負還是一樣受欺負,校園霸凌的那些破事兒,穆錫經歷過太多。

  直到他畫出第一張三劍符——

  在又一次被堵在死胡同,即將挨揍的時候。

  毫不猶豫的激活符篆,將一個欺負他最狠的混混一條胳膊斬落之后,這種情況才終于消失了。

  這件事也被穆錫當時所在的學校給壓了下去,并未傳出。

  不過也正因為這件事,所有人都意識到他的危險及可怕!

  中小學,那是以文化課為主的地方,可不像高中那樣,有高級靈戰士可以隨時壓制他。

  所以學校雖然重視穆錫,但無論師生,都沒人敢接近他了。

  因為從小的這些經歷,長大之后的穆錫性情怪異,甚至有些乖張。

  看上去十分狂妄、高冷,不會做人,也不會來事兒。

  但其實在內心深處,他同樣渴望被肯定,渴望被認可,也渴望自己能有朋友的。

  不然他不會對劉志遠等人說一年之后可以加入他們的團隊,更不會在董穎的課上試圖表現自己。

  只不過他用的方式,難以讓人接受罷了。

  了解這些之后,董穎有些被觸動,畢竟她也是一個母親。

  知道每個人的性格成因除了天生之外,更多是受外界的影響。

  她不希望一個明明可以很出sè的符篆師天才,因為性格原因,最后卻黯然隕落。

  哪怕在內心深處,她依然不喜歡這個孩子。

  但依然不會放棄他。

  有那么一瞬間,穆錫眼圈突然有點微微發紅。

  但隨即,他看著董穎:“老師,謝謝您能給我說這些。但關于我的那些事,您能替我保密嗎?”

  董穎點點頭:“老師不會四處亂說的。”

  “那就好,我不需要別人的同情。”穆錫站起身,沖著董穎微微鞠了一躬,轉過身,帶著一股倔強離開。

  董穎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原本她也想找白牧野談談來著,只是后來想想,還是放棄了。

  找他談什么?

  不應該對自己同學動手么?

  其實沒人能因此指責白牧野,畢竟他用的是控制而不是攻擊符篆。

  而且單谷也好,劉志遠和姬彩衣也好,都沒有真跟穆錫一般見識。

  以穆錫當時的行為,被暴揍一頓絕對是輕的!

  所以從這點看,白牧野那些人做事都是很有分寸的。

  那么也就沒什么可說的。

  她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穆錫不要走彎路。

  不管他小時候經歷過多少磨難,她都希望這些磨難能夠成為他成長的動力,成為他未來輝煌勛章上的印記。

  而不是伴隨一生的夢魘。

  ……

  ……

  劉志遠在下午放學之后,找到班主任王良,決定報名參加即將開始的城際聯賽。

  王良也沒阻攔,簡單問了兩句關于那場風波的事情,稍作安撫,就讓劉志遠離開了。

  校方已經決定低調冷處理這件事,認定穆錫并非有意想要行兇,打算給他一個機會。

  他這個班主任在這種事情上,反倒是沒有太多話語權的。

  不過在心里面,王良更加不喜歡穆錫這個學生,哪怕他也當場了解到穆錫的過去。

  但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性格已經基本定型,哪有那么容易改變?

  他也不會主動去為難穆錫,不管怎么說,他終究是一名老師。

  一場小沖突,看似消弭無形,可對單谷來說,卻沒那么容易過去!

  他在團隊的群里很直接的表態:“如果能在比賽中遇到穆錫,我會讓他明白,一個憤怒的弓箭手,有多可怕!”

看網友對 第三十五章 風波之后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斗戰狂潮 長樂歌 元尊
北京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