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大符篆師 > 第三十七章 林子衿

第三十七章 林子衿

  到了書房,攤開符篆師寶典之后,白牧野很快沉浸到符篆的世界中去,暫時忘掉外面一切煩惱。

  只有學習才讓他有安全感。

  但這部符篆功法,越到后面越難。

  難點并非來自理解和領悟,那對白牧野來說沒什么難度。

  而是他現在每讀取上面的一個字,所消耗的精神力都非常巨大。

  之前二十點精神力,加上自行恢復,他可以一口氣讀完正反面一整頁。

  但越往后越難,當他讀到二十幾頁之后,精神力便有些難以為繼了,每次最多只能讀取幾個字。

  就算這樣,白牧野也沒有放棄,堅持著,一個字一個字的往下讀。

  學習知識這種事,永遠不能放棄,學到就是賺到。

  這次為了心中的那個念頭,他甚至用了一些上次在孫家剩下的精神藥劑!

  渴了、累了……喝精神藥劑!

  感覺倍兒爽!

  可是真的很心疼啊。

  別看他現在也已經有了億萬身家,但說句實話,他心里面一點都不踏實。

  反倒有些不敢花錢了!

  最初賺四十多萬就膨脹的心態早被現實無情鎮壓。

  這些錢對普通人家來說,應該足夠開心的活一輩子,或許一輩子也花不完。

  但對白牧野來說,說不定哪天,幾張符就給燒光了!

  符篆師的燒錢程度他現在算是真正了解了。

  一張普通的高級符,成本至少就要十幾萬!

  注意,是普通的!

  比如靈力補充符篆、精神力補充符篆這種。

  像力量符篆、敏捷符篆這些,制作一張高級符,沒有幾十萬是下不來的!

  至于說一些罕見的、特殊的符篆,價格更是恐怖到難以想象。

  一張符紙的價格就會從幾萬到幾十上百萬不等。

  比如孫家這次買的那些符紙,先不說價格有多可怕,百花城根本就買不到!

  正常情況下,符篆筆稍微便宜一點,但也只是稍微!

  好的符篆筆,把它拆分開,那些材料每一種,價格都能讓現在的白牧野感到絕望!

  比如說一頭神級白光狼嘴巴上最堅硬的四根胡須,那玩意兒得多少錢一根?

  就算出得起錢,能買到嗎?

  至于墨……那玩意更貴!

  比如說白牧野之前收集那一瓶黑幽靈血液,價值就已經超過數百萬了!

  所以當時城衛軍對他取一瓶血液視而不見,真的是因為感激他出手幫忙。不然你偷一滴試試?

  還有很多材料,有錢也未必能買到!

  所以一提到符篆師,但凡懂行的人都知道,他們賺錢快,花錢更快。

  尤其是花錢速度。

  簡直可怕。

  一些土豪買輛豪車,買艘游艇,最多買架私人飛機,稍微在朋友圈里曬一下,便會引起驚嘆無數。

  但一個符篆大宗師,隨便扔出一張完美品質的符篆,它的價值,就有可能是那個土豪的全部身家。

  因為這種符,在關鍵時刻,一張可以拯救一座城!

  不說那么高端的,正常情況下,一張高級符給人帶來的提升就已經相當可觀。

  想要瞬間獲得各種狀態加持,想要輕松干掉同境界甚至更高境界的對手,沒有符篆師的幫助,幾乎不可能實現。

  所以哪怕符篆再怎么昂貴,哪怕符篆師再怎么燒錢,無數的團隊,也都希望能夠擁有一個符篆師。

  身邊有奶,心里不慌啊!

  雖然有精神藥劑,白牧野也沒能讀完第二十六頁。

  當然也沒能找到制作被動瞬發符篆的方法。

  但他也沒灰心,日子還很長。

  關鍵是經歷了這件事之后,他算是終于明白老頭子的良苦用心了。

  如果他的精神力沒有被封印,如果他現在就在紫云,受到萬億人的關注。

  以他比趙夢寧還要可怕的天賦,又會面臨著什么級別的危險?

  沒發生這件事的時候,他可以說只要自己小心點低調點,就什么事情都不會有。

  可現在,他真的不敢說。

  尤其看了最近五百年出事的那些天才少年相關新聞之后,白牧野更沒有底氣拍著胸脯說:哥肯定沒事!

  有事沒事,從來不是自己說了算的。

  不然就不叫意外了。

  這時候,電話響起。

  白牧野看了一眼,竟然是劉志遠打過來的。

  隨手接通,眼前出現劉志遠的虛擬投影。

  先是沖著白牧野點點頭,隨后便面sè嚴峻的道:“剛剛的新聞你看了嗎?”

  “你指的是紫云的趙夢寧?”白牧野反問道。

  劉志遠嗯了一聲:“對,你要小心!”

  白牧野心頭一暖,隨后微笑道:“隊長你擔心過頭了吧?我現在這么低的精神力,誰會在意我?”

  就在這時,又有幾個來電過來,白牧野一看,是單谷、姬彩衣,居然還有司音的……

  看來小伙伴們都挺關注新聞的嘛。

  “他們幾個也打過來,干脆在我們的小群里直接開群組視頻好了。”白牧野建議道。

  劉志遠點點頭,掛斷了電話。

  白牧野也一一掛斷他們的電話。

  隨后,群組通訊開啟,幾個人的虛擬投影紛紛出現。

  “白哥,看新聞了吧?紫云那個國寶級天才遇刺,居然是他女朋友干的!TMD!那女的肯定是別人培養出的死士!白哥你放心,我們都是你的兄弟姐妹,絕不會干那種事……”

  單谷一上來,便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

  姬彩衣怒道:“你能不能把嘴閉上?”

  “哦。”單谷縮縮脖,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但看那嘰里咕嚕的眼睛,就知道他的表達欲望還遠遠沒得到滿足。

  “你以后一定要小心。”教訓完單谷,姬彩衣一臉認真的看著白牧野:“咱們以后比賽越來越多,到時候你每次使用什么符篆,大家都商量著來。”

  “對,前期主要以控制為主。有了它,咱們的比賽就會輕松很多!”劉志遠道。

  白牧野微笑道:“別擔心,不用太緊張,剛剛隊長就給我打電話也在說這個。我現在精神力很低,你們放心好了,沒誰會盯上我的。”

  “但你長得帥也很危險啊……”單谷實在忍不住,又插話道。

  “你閉嘴!”姬彩衣瞪了單谷一眼,然后說道:“不是這樣的,小白,你得清楚一件事,你太容易受人關注了……”

  “哎?憑啥你說就行……”單谷在那邊兩根手指指尖互戳,小聲嘀咕。

  姬彩衣沒搭理他,接著說道:“那些妖孽一樣的天才有相應層次的人盯著,但在下面,也并就非鐵板一塊。不是所有人都深明大義,總有那么一些瘋狂的人,會因為各種利益或者其他原因,做出很多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嗯,我明白,你們放心吧,我會更低調的。”白牧野微笑著,接受了來自伙伴們的關心。

  “明天晚上八點,就是咱們的第一場比賽了,準備個三四張控制符篆,應該就足夠了。”姬彩衣說道。

  “好的,我會準備好。”白牧野點頭答應下來。

  幾個人又簡單討論了一下明天晚上的戰術安排,然后互道再見。

  跟幾個伙伴溝通一番之后,先前的緊張和焦躁情緒,再次被沖淡很多。

  經歷才是最寶貴的財富,人之所以成長,正是因為各種各樣的經歷。

  至少白牧野以后不會再抱怨老頭子封印他精神力這件事了。

  “大漂亮,我有點餓了,弄點吃的去。”白牧野對著空氣喊了一聲,隨后從桌子上劃拉出來一堆精神力補充符篆。

  都是他平時練習時畫的。

  這東西現在看著不如精神藥劑,但它的恢復速度可比精神藥劑快得多!

  而且在戰場上,敵人也不會給你嗑藥的機會,還是符篆更靠譜。

  一張持***鐘的下品精神力符篆,大概能回兩點精神力,激活需要消耗一點,還是有得賺。

  中品大概能恢復四到六點,如果持續時間再長一點,恢復的會更多。

  如果精神力足夠高,可以制作中高級符篆的時候,效果會更好!

  一張高級精神力或是靈力補充符,品質也達到上品,可以將一個高級戰士或符篆師奶到吐奶。

  白牧野噼里啪啦,將一堆符篆拍在自己身上,給自己一通回藍。

  狀態滿滿。

  然后拿出一沓符紙,開始專注的畫起控制符篆來。

  ……

  ……

  紫云星,帝國第一學院附屬中學,紫云高中的單人宿舍里。

  一個穿著粉體恤白短裙,留著過耳短發的少女正焦躁地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女孩兒年齡不大,但卻極為美艷!

  眼波如水,顧盼生輝。

  眉目如畫,冰肌玉骨。

  兩條白皙的大長腿,修長筆直。

  女孩若是長發,一定更加柔美動人,但卻會少了這份英氣颯爽。

  她蹙著眉,一臉嚴肅。

  “我要聯系他!”

  “太危險了!”一道同樣冰冷的女聲響起。

  但房間里并沒有第二個人存在。

  “會有人監聽我嗎?”少女蹙著眉問道。

  “你說呢?”冰冷女聲反問道。

  “小白,你是一個成熟的智腦,整日自我吹噓本事多大多大,難道沒本事避開監聽系統嗎?”少女問道。

  “咱當然可以,但是你姐不讓呀!”冰冷女聲理直氣壯地說道。

  “我奶奶不讓的事情多了!”少女撇撇嘴,一臉不屑。

  “但這件事不一樣,你姐也是為你好。”冰冷女聲道。

  “我奶奶。”少女強調了一句。

  “你姐。”冰冷女聲說道:“她讓你這么叫她。”

  “啊啊啊啊,煩死了!怎么辦呀!要不咱們去求我奶奶吧……”少女精致得過分的臉上寫滿煩悶:“她不會坐視不理的,你說對吧?小白?”

  “咱不知道,咱也不敢問。”冰冷女聲說道:“咱只知道你要當面叫她奶奶,這件事肯定沒得商量。”

  “那怎么辦?”少女有些抓狂。

  就在這時,冰冷女聲道:“你姐找你。”

  說著就把通訊器給接通了,一個看上去二十六七歲,成熟美艷的都市麗人投影頓時出現在房間里。

  女子留著一頭長長的秀發,燙著大波浪,眼波如水,穿著一身開叉很高的水墨sè旗袍,冶艷端莊完美的融合在她身上。

  “林子衿,看見姐姐驚不驚喜,開不開心?”女子先是沖著少女來了個飛眼,然后笑瞇瞇的打著招呼。

  “驚喜,開心。”少女面無表情的道。

  “真是敷衍啊,簡直毫無誠意。我只看見了你的焦慮和不安。”女子笑嘻嘻的道。

  “我要聯系他!”少女低著頭,精致的小臉上滿是倔強。

  “唉……進入了青春期的孩子,就是這么不好管呀!”女子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然后笑瞇瞇的看著少女道:“想聯系就聯系啊。”

  “真的?”少女自動忽略了第一句話,抬起頭,眼中露出激動,看著眼前女子。

  “姐啥時候騙過你呀?聯系吧,反正早晚你們也要見面的。”女子平靜的看著她。

  “那你以前……”少女有點不敢相信的抬頭看著女子的投影。

  “以前是以前嘛,現在是現在,發生了這件事,就算我不答應,你也一定會想方設法的聯系到他,不是么?”女子嘆了口氣,假假的抹了一下眼角,嘆息著:“唉,小白菜長大了,知道自己去找豬了……”

  少女:“……”

  “去吧去吧,讓小白……嘖嘖,讓她避開監聽系統。但你不能跟他聯絡太久,知道嗎?”女子說道。

  “我知道。”少女點點頭,沉默了一下:“謝謝姐。”

  “(づ ̄3 ̄)づ╭?~!”女子的投影對著林子衿親了一口,一臉得意:“這就對了嘛!愛你呦!”

  說完,身影漸漸變淡,消失在少女眼前。

  少女翻了個白眼,說道:“小白,幫我聯系他!”

  “唉,他才是你的小白,人家不過是個替代品。”冰冷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哀怨。

  “戲精!”少女一臉鄙夷。

看網友對 第三十七章 林子衿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斗戰狂潮 長樂歌 元尊
北京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