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大符篆師 > 第五十二章 城北的大佬

第五十二章 城北的大佬

  那碗跟個爆竹似的,砰地一聲響,在那人頭上炸開。碎個稀巴爛,連湯帶水砸了滿頭滿臉,。

  那人也被這只碗給狠狠地砸了出去,一屁股坐在跌坐在門口。

  頭也被打破了,湯水混著鮮血流淌下來。

  整個人都被打懵了,連疼都忘了喊,看上去無比狼狽。

  白牧野在姬彩衣動手的一瞬間,手瞬間就已經插在口袋里,幾張符被捏在手中。

  這幾乎已經成了一種本能,得益于這段時間的訓練和磨合。

  哪怕他不清楚姬彩衣為什么突然大發雷霆直接動手,但卻在第一時間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郭姐從后廚走出來,一臉驚慌:“哎,彩衣……”

  “郭姐你別怕,也什么都不用說,這件事跟你沒關系,我早看這群王八蛋不順眼了!”

  姬彩衣站起身,大步向外走去:“小白,我們走!”

  “彩衣……彩衣……”郭姐在身后焦急的喊著。

  姬彩衣也不回應,來到門口,見那人一臉懵的坐在地上,上去又是一腳。

  嘭!

  這下徹底昏過去了。

  姬彩衣一臉嫌棄的看了一眼:“把他拉一邊去,影響做生意。”

  白牧野一臉無語,心說,得,你開心就行。

  走上前一把拎起這人衣襟,把他拎到一旁,往那一扔,跟條死狗似的。

  但白牧野知道,這人只是昏過去而已,死是不可能的,但一個腦震蕩也肯定跑不了。

  “走!”姬彩衣氣勢洶洶,也不理追出門來一臉擔憂的郭姐,拉著白牧野便走進一條巷子。

  “郭姐什么都好,就是膽子太小了,被這群該死的混混欺負那么多年,從來都不知道反抗!”姬彩衣氣呼呼的說道。

  白牧野看了一眼姬彩衣,心說咋反抗,拿眼神兇人嗎?

  你當誰都跟你似的,要家世有家世,要能力有能力?

  “我看這群該死的混混不順眼已經很久了,收保護費、欺老凌弱、踢寡婦門、挖絕戶墳……他們干的損事兒一天一夜都說不完。”

  “城北這種地方,從地上到地下,錯綜復雜。就算城衛軍來了,也會有種狗咬刺猬無從下口的感覺。”

  “關鍵這群混蛋還都罪不至死,城衛軍也不可能真正組織大規模行動來剿滅他們……”

  “我一直在找機會收拾這群該死的混蛋,可他們之前一直都攔著我。說我能教訓他們一次,不可能天天教訓他們。等我回頭走了,他們會變本加厲的來欺負郭姐,呸,我就不信這個邪!”

  姬彩衣越說越氣,怒氣沖沖的看著白牧野:“小白你說,是不是越不敢反抗就會被欺負得越厲害?就像穆錫,那天咱們要是被欺負住,你當他不敢變本加厲?董老師可以原諒他,我卻不會原諒那種人!不管他有怎樣的理由,都不是他仗著自己精神力高拿著攻擊符篆欺負別人的理由!”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咱能不能先消消火?冷靜一下?不然待會真的要跟人打起來,也容易吃虧不是?”白牧野沒有直接阻止姬彩衣。

  看得出她這火氣已經憋了很久,劉志遠和單谷他們幾個也明擺著都不怎么支持她。

  怪不得她事前不跟說,這是怕我也攔著吧?

  “我已經夠冷靜了!要是不冷靜,你當剛剛那個爛混混還能活著?”姬彩衣咬牙說道。

  “就咱倆,不會吃虧吧?”白牧野問了一句。

  “怎么,你怕?”姬彩衣站住,看了白牧野一眼,隨即說道:“怕你也得跟著,我自己肯定吃虧!你得保護我!”

  白牧野:→_→

  還行,腦子還沒壞掉,還知道自己去得吃虧。

  “行,你確定咱倆不會吃虧就行。前邊帶路,咱們去挑了他們老巢!”

  白牧野掏出可愛貓口罩戴上,想了想,又掏出一個好多魚口罩遞給姬彩衣:“先蒙面!”

  姬彩衣:“……”

  “干嘛?”

  “你不攔我?”姬彩衣一邊戴上口罩,一邊悶悶的道,又不放心的追問一句:“這口罩你戴過沒?”

  “新的!”白牧野翻了個白眼,然后看著她道:“攔你干嘛?這種爛混混,我也想揍啊!”

  “好吧,現在我有點相信你是真的想揍穆錫一頓了,這些人都是欠收拾!”

  姬彩衣大有找到知己的感覺,帶著白牧野走街串巷,看上去對這一帶十分熟悉。

  “你之前來過?”白牧野不由感到奇怪。

  “多新鮮啊,小偷下手之前還得先踩點呢,我想收拾這群王八蛋又不是一天兩天了!你別忘了,我是個刺客!”

  姬彩衣得到白牧野的支持,情緒變好了很多,顯得有些神采飛揚,像個俠女。

  只是臉上的好多魚口罩讓她看上去有點萌。

  “您這專業程度,我看更像個斥候。”白牧野點評道。

  “嘿嘿……太過獎了。”姬彩衣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小白?”

  “嗯?”

  “你覺得司音怎么樣?”

  “挺好的呀!她早晚能成長起來的,我覺得你們不用太過擔心她。”白牧野認真的道。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你覺得司音這個人……怎么樣?”姬彩衣偏頭看了一眼白牧野。

  “啥意思?你要當紅娘?”

  “不行么?”

  “不行的,我有女朋友。”白牧野說道。

  “騙人!”姬彩衣白了他一眼,還想說什么,迎面走過來兩個身材高大的青年。

  看見姬彩衣,都是眼睛一亮。

  貧民區這種地方,這種氣質的女孩他們從未見過,當場差點看直了眼。

  “小妹妹,要去哪呀?”其中一個青年笑瞇瞇的看著姬彩衣,一雙眼不住的在姬彩衣身上來回打量著。

  另一個一臉麻子的青年也貪婪的看著姬彩衣,喃喃道:“這妞好靚!”

  帥氣的小白則無情的被無視了。

  姬彩衣柳眉一豎,瞬間沖出去。

  就聽砰砰兩聲悶響。

  兩個青年直接倒飛出去。

  狠狠摔在七八米外的地方,一邊一個,砸在路兩旁的垃圾堆里昏了過去,那些垃圾稀里嘩啦,差點把他們給埋了。

  白牧野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還好腦袋是露在外面的。

  “垃圾!”

  姬彩衣罵了一句,回頭看著白牧野:“你說你有女朋友,我見過沒?”

  “你應該沒見過吧,她在紫云。”白牧野想了想說道。

  “呦,來頭還不小!得,司音這事兒當我沒說啊!”姬彩衣壓根不信白牧野的話,也覺得自己貿然牽線有點不妥。

  感情這種事兒,勉強不來的。

  沒理會那兩個昏過去的混混,看著白牧野問道:“你帶了多少張控制符?”

  “十幾張吧……”

  白牧野隨口說道,其實經歷了次元空間降臨那件事之后,白牧野口袋里又豈止只有控制符?

  “應該夠了!”姬彩衣說著,帶著白牧野來到一棟破舊的院子外面,離得老遠就能聽見里面傳來一陣陣開懷的笑聲。

  姬彩衣走到院門口,抬起那條大長腿,一腳將木質的大門踹開。

  沒等白牧野反應過來呢,她人就已經沒影了。

  接著就聽見院子里傳來一陣怒喝聲,緊接著就是稀里嘩啦,桌翻碗碎,杯盤狼藉。

  直接就打了起來!

  臥槽真莽啊!

  我之前是不是夸過她現實中很冷靜?

  好吧是我錯了!

  白牧野來不及去想太多,也趕忙沖了進去。

  一眨眼的功夫,地上已經橫七豎八倒了十幾個人了。

  翻到的桌子,碎掉的杯盤碗碟……簡直一地狼藉,慘不忍睹。

  白牧野卻松了口氣。

  難怪姬彩衣膽子這么肥,這群被她打倒的混混一個個雖然看上去身強體壯,實際上連靈戰士都算不上。

  欺負欺負普通人還行,遇到真正的靈戰士,幾十個抱成團都不夠一個中級靈戰士打。

  不過這里也不是沒有靈戰士,眼下就有兩人跟姬彩衣打的難解難分。

  職業等級這東西,如果沒有拿到對方具體數據,是很難一眼看出來的。但從這兩人跟姬彩衣的戰斗中不難看出,他們的等級并不低。

  應該跟姬彩衣差不多。

  對于普通平民來說,能有這份實力,已經算是挺了不得。

  都已經這樣了,也只能先打了再說。

  白牧野當即將兩張控制符拍出去。

  一群可憐的小混混,連個高級靈戰士都幾乎沒見過,做夢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他們居然會有幸跟符篆師打一架。

  面對白牧野打出的符篆,正專心跟姬彩衣打架這兩位連躲一下的動作都沒有。

  啪!

  啪!

  兩張控制符直接在他們身上炸開。

  然后,這兩位就跟中了定身法一樣,一臉扭曲,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

  嘭!

  嘭!

  姬彩衣一人一拳,將這兩人打翻。

  沖白牧野豎起一根大拇指:“帥!”

  這時從里面的屋子里走出一個中年男人。

  光頭,五短身材,一臉橫肉,下巴留著一縷白胡子……應該是故意染白的。脖子帶著一根粗大的金sè鏈子,身上穿著對開襟的祖龍服。

  老頭子管這種衣服叫唐裝,白牧野覺得老頭子騙他,衣服又不甜,叫什么糖裝?

  難道是因為口袋能裝糖?

  別的衣服也可以啊!

  光頭中年人兩只手腕上各自帶著一串大珠子,手上還捻著一串很長的小珠串。

  總之這中年人給人的第一印象特像一個附庸風雅的壞人。

  很有貧民窟大佬的范兒。

  光頭中年人一邊捻著小珠子,一邊緩步走出來。

  在他身邊,還站著兩個三十幾歲的青年,身材不算多高大,但眼神銳利,給人一種不好相與的感覺。

  “不錯,不錯,初生牛犢不怕虎,連我劉某人的地盤也敢闖。小姑娘長的挺標志,還有一身俠肝義膽,就是不知道,我劉某人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呢?”

  光頭中年人無視那一群被打得鼻青臉腫爬不起來的手下,看著姬彩衣和白牧野兩人,文縐縐的說道。

  姬彩衣看了一眼白牧野,雙手一抖,兩把匕首出現在掌中。

  光頭中年人左邊那個青年驚呼一聲:“儲物戒?”

  姬彩衣卻已經沖了上去!

  哪那么多廢話?

  裝什么大佬?

  她甚至連白牧野都沒看,因為她知道,白牧野絕對會將符扔在最正確的位置上!

  嗖!

  嗖!

  白牧野手中兩張控制符飛了出去。

  但緊隨其后,又有三張符,成品字形,飛向那三人!

  沒辦法,等級太低,符篆無法達到武器傳導,所以有備無患。

看網友對 第五十二章 城北的大佬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斗戰狂潮 長樂歌 元尊
北京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