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大符篆師 > 第五十三章 你問我?

第五十三章 你問我?

  果不其然!

  先前飛出去那兩張符,哪怕在姬彩衣的攻擊之下,依然被那兩個青年手中武器給準確擊中。

  他們的確是沒跟符篆師打過,但像他們這種人,打架早已千錘百煉。

  要是能簡簡單單就被兩個“暗器”給定在那,也沒資格站在大佬身邊,成為他的保鏢。

  可沒想到的是,帶著貓口罩的小王八蛋太賊了!

  兩張符篆后面,竟然特么還有……

  啪!啪!啪!

  三張符篆靈巧飛出,走位飄忽,直接在三人身上炸開。

  姬彩衣掌中寒光一閃,兩把刀被她給收了回去。

  接著兩記掌刀,直接砍在那兩個青年側頸部。

  兩個實力明顯高過姬彩衣的靈戰士就這樣心不甘情不愿的昏了過去。

  不過最后一個念頭,卻是在想:她刀好像收回去了吧?

  剩下那個五短身材的光頭中年人也被控制符定住,姬彩衣一腳踹在他肚子上,直接給踹回到房間里。

  一陣稀里嘩啦的碗碟落地聲,伴隨著幾個女人驚恐的尖叫聲,屋子里面一桌酒菜也被撞翻。

  姬彩衣拍了拍巴掌,沖著白牧野眉眼彎彎的一笑:“完美!”

  白牧野哭笑不得的看著姬彩衣,心說她一個人,沒幫手的話,怕是還真搞不定這群混混。

  不過她也真是莽啊,就這樣橫沖直撞,以后還是得勸勸她。

  沖動容易吃虧,千古不變的定律啊!

  “你們……是什么人?”

  身為城北大佬之一的光頭哥一臉痛苦的從地上爬起來,精致的唐裝沾滿了殘羹冷炙,腦袋上還頂著一根剔得特別干凈的魚刺。

  狼狽而又滑稽。

  “你就是那個什么城北光哥?”

  姬彩衣走進屋,看了一眼地上杯盤狼藉的景象,又看了看縮在角落的幾個濃妝艷抹的女人,皺了皺眉頭,一臉厭惡。

  “你是誰呀?我得罪過你嗎?”

  光哥覺得自己委屈的要死,一個月才有一次的豪華聚會,居然就這樣被人給攪和了。

  兩個最得力的手下,身經百戰的五級靈戰士,一個照面就被人放躺,場子都被人給端了。

  全軍覆沒!

  這要傳出去,也太丟人了,以后還怎么在道上混?

  白牧野這時候也溜溜達達走進來,先是瞄了一眼滿地狼藉的杯盤,有些無語。

  火腿腸炒土豆片,芹菜炒肉,辣椒炒雞蛋……嘖,一個硬菜都沒有,好簡樸!

  這就是城北大佬的日常?

  光哥看見白牧野,下意識的身子往后縮了縮,撞在倒了的桌子上,發出一聲悶響。疼的呲牙咧嘴的,敢怒不敢言的看著白牧野。

  光哥有點想哭,心說這特么哪來的兩個神經病啊?

  老子好容易吃頓大餐!

  大餐你懂嗎?

  老百姓都吃不起的那種!

  你那什么眼神啊?

  要不是打不過,他真想跟這倆人拼了。

  但他被打怕了,自己十幾號兄弟在人家面前簡直就是一群螻蟻,就連身邊的金牌打手都不是對手,他還敢說什么?

  扒拉掉頭頂那根干干凈凈的魚刺,魚肉的鮮美還在他腦子里閃了一下,充滿回味。

  “兩位……兩位朋友,我哪得罪你們了?我給你們道歉好不好?殺人不過頭點地,您二位總得給個理由吧?”

  姬彩衣冷冷看著光哥:“理由?你還有臉要理由?欺行霸市、欺男霸女、橫行鄉里、魚肉百姓……這些算不算?”

  光哥都快哭了,無力的辯解道:“我們……我們最多就是收點保護費,混扣吃喝,也沒干什么傷天害理的事兒啊?”

  這時候,被姬彩衣打暈那兩位靈戰士緩緩醒來。

  白牧野頓時站在姬彩衣身旁,手里又是五張符,在修長的指間靈活的變換著位置。

  那兩位爬起來之后,一點動手的意思都沒有。

  各自摸了一把脖子,又看看手,再摸摸那邊,再看看,最后松了口氣。

  來到門口,一臉畏懼的看著姬彩衣和白牧野兩人。

  其中一個小心翼翼的看著白牧野:“您是……您是……咳咳,白牧野吧?”

  臥槽!

  我帶著口罩你都能認出來?

  另一個看著姬彩衣:“您是姬彩衣……”

  姬彩衣:“……”

  還坐在地上的光哥看著兩人,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接著又是一臉悲憤。

  “這都為啥呀?你們兩個富人區里面前途無量的學生,跑來砸我們場子干啥呀?我們……我們都是你們的粉絲啊!”

  白牧野:(-_-メ)

  姬彩衣:(′Д`)

  似乎為了印證自己的話,光哥齜牙咧嘴從地上爬起來,拍掉身上的菜葉。

  一臉認真的道:“你們前面六場比賽,我們場場不落,小白哥上場了但沒動手;你是刺客,身手干脆利落!你們打進了小組賽,并且連勝兩場,已經保證出線,小白哥在小組賽上終于不打醬油……咳咳,終于出符了!明天就是你們的第三場比賽,我們都等著看直播呢,你們跑來城北來干我們干啥呀?”

  光哥越說越是委屈,四十多歲的人,眼圈都紅了。

  這會兒院子外面傳來一陣呼喊聲:“老大,老大,我去拿米線,遇到了埋伏,被人給揍了!他奶奶的,肯定是王二麻子他們的人干的,好在我機靈,米線我買回來了……”

  被姬彩衣一碗砸得頭破血流又一腳踹昏過去的小混混拎著兩只大口袋氣喘吁吁跑回來,一進院子就呆住了。

  (─__─)

  我是誰?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姬彩衣回頭瞥了一眼那小混混。

  啪嗒。

  兩只裝滿米線的大口袋掉在地上。

  小混混當場就哭了:“干啥呀!我招你惹你了啊?這還沒完了咋地?”

  院里其他人卻全都面sè不善的看著他。

  終于特么找到原因了!

  是這個王八蛋引來的強敵,毀了我們的豪華聚會!

  “草,揍他!”

  也不知是誰帶的頭,一群剛剛被姬彩衣放倒的家伙直接沖上去,對這個腦門還在淌血的家伙拳打腳踢。

  此情此景,簡直顛覆三觀。

  十分鐘后,被打的鼻青臉腫家伙躺在地上嚎啕大哭。

  “我招誰惹誰了啊?這次我拿錢了,我真給她錢了啊!買東西也犯法嗎?嗚嗚嗚……”

  姬彩衣有些尷尬的躲在白牧野身后,那一身霸氣早消失得無影無蹤。

  光哥一臉無奈的坐在一個小弟搬來的椅子上,不是擺譜,是腰疼……剛剛被踹的,閃著了。

  其他人一個個也都低眉順眼的站在院子里。

  “也就是說,這其實是一場誤會?”光哥掏出一根煙叼在嘴上,手哆哆嗦嗦的,也不知是氣的還是嚇的。

  旁邊有人給點著,光哥用力的抽了一口,牽動了傷勢,露出齜牙咧嘴的表情。

  “也不算誤會吧?你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姬彩衣躲在白牧野身后弱弱的道。

  光哥一臉委屈:“我們沒干啥壞事啊,撿垃圾賣錢也不行嗎?”

  “你們撿垃圾賣錢?”白牧野驚訝的看了光哥一眼。

  “不然呢?這城北還有什么好營生么?”光哥很想懟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幾句,但膽氣不足。

  只是平白無故挨了一頓揍,心氣兒一時半會也很難順過來。

  “整天跑去郭姐那里騷擾的,不是你們的人么?”姬彩衣說道。

  巧的是,之前被她踢昏在垃圾里的兩個家伙也一瘸一拐地走回來,看見院子里的場景,也全都嚇呆了。

  姬彩衣一回頭,正好看見這兩位,伸手一指:“他們兩個就都不是什么好東西,剛剛還調戲我!”

  那兩位頓時一哆嗦,腿有點軟。

  光哥嘆了口氣,擺擺手,沒讓那兩個倒霉蛋解釋,看著姬彩衣苦笑道:“姬姑娘,我真不知道該怎么跟您解釋,他們也就口花花了點,都是有賊心沒賊膽的,你問問他們自己,誰敢在這一帶欺負女人?”

  “不敢!”

  “誰敢啊!”

  “光哥也不讓啊……”

  光哥身邊那兩位金牌打手之一,看上去像是見過些世面,看著姬彩衣說道:“姬姑娘,不信的話,你一會回去問問那位米線店的老板娘,我們有沒有欺負過她?要不是我們,她店能開得那么安穩?”

  另一個五級靈戰士說道:“能在城北干這種事兒的,就只有一伙人,就是王二麻子他們。我們不干這事兒的。”

  “王二麻子?他在哪?”姬彩衣頓時來了精神:“誰敢帶路?”

  “我!”

  “我……”

  “我帶路!”

  “我領你去!”

  院子里一群人頓時生龍活虎的跳出來。

  光哥咳嗽一聲,嘆了口氣:“你們都老實點,雖然……雖然咱們跟姬姑娘和小白哥有點誤會,但咱們都是他們的粉絲,不能害他們。”

  光哥看著姬彩衣和白牧野:“那些人手里有重武器,你們打不過。”

  說著嘆了口氣:“他們才是真正的城北霸主啊!”

  帶著好多魚口罩的姬俠女眨著眼睛,看著白牧野,弱弱問道:“咱們真打錯了?”

  白牧野一臉無語:“小姐姐,你問我?”

看網友對 第五十三章 你問我?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斗戰狂潮 長樂歌 元尊
北京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