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大符篆師 > 第七十九章 拒絕

第七十九章 拒絕

  斜劉海又被爆踹了一頓。

  跟在虛擬世界不同的是,這次是真疼!

  單谷、劉志遠和姬彩衣沖上來一通猛踹,一點都沒有手下留情。

  直接用上了靈力!

  就連向來沉穩的劉志遠都暴怒了。

  這跟穆錫那次完全不同。

  穆錫當時只是拿出了三劍符,雖然特別危險,但他畢竟沒有真正激活,被阻止后也沒有再度出手的意思。

  這個扎著小辮子的斜劉海不但對小白出手,而且用的還是偷襲這種方式!

  白牧野身上如果沒有被動激活的防御符,那兩把急速射來的飛刀他未必能避開。

  畢竟對方是一個六級靈戰士!

  這是純粹的偷襲行兇,不可饒恕。

  門口迅速圍了一大群人,包括剛剛打完比賽的萬雄團隊,一出門就看到了這一幕。

  在聽身邊人說了事情經過之后,都一臉無語,就連穆錫聽了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這人腦子有病?瘋了吧?在比賽中心門口當街殺人?該死!”萬雄沉聲說道。

  很快有官方的安保人員上來拉開了白牧野他們幾個人,再看此時的斜劉海,整個人都已經血肉模糊了。

  六級靈戰士,身體素質不是一般的好,抗擊打能力極強。

  但骨斷筋折在所難免。

  他沒被打死就是小白這幾個人還有理智。

  就算真被打死了,也是純粹的活該。

  這是光天化日之下發生的殺人未遂事件,監控鏡頭清晰的記錄下事情全部經過。

  所以白牧野幾個人甚至連問訊過程都沒有,官方人員還專門出來給他們當場道歉。

  表示這是他們安保沒做到位,讓幾個孩子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好好備戰接下來的半決賽。

  隨后帶走了斜劉海,估計這位腦子不大好的家伙一時半會是出不來了,也有可能再也出不來。

  回去的路上,司音一臉自責,紅著眼圈在那自我檢討:“都是我不好……”

  姬彩衣揉了揉司音頭發,笑著道:“怎么能怪到你頭上去?小傻瓜,別自責,那人活該!”

  白牧野有些奇怪的看了一眼姬彩衣:“她在同情那個家伙?”

  姬彩衣笑著點點頭:“不是同情他,她是在自責,覺得事情都是因她而起。”

  單谷說道:“那種垃圾沒什么值得同情的,他看不出司音很小嗎?被處理之后懷恨在心,光天化日就敢行兇,簡直囂張到沒有腦子的地步。”

  劉志遠看了司音一眼,說道:“他是咎由自取。”

  司音輕聲道:“主要是差點傷害到小白哥。”

  白牧野笑笑:“沒事,我有符。”

  “白哥,你的符真牛逼!”單谷心服口服。

  白牧野:“對了,我回頭給你們準備一些,但記得要保密。畢竟這東西一次只能用一張,時間又很短。”

  “放心吧,我們都明白。”劉志遠看著白牧野:“就算你不說,我們也會注意的。”

  姬彩衣也點點頭,叮囑道:“事關小白的秘密,告訴自己家人嘴都嚴點。”

  隨后眾人各自分開,各回各家。

  白牧野回家之后便鉆進書房,用一晚上時間,干掉了好多瓶精神藥劑,制作出幾十張被動激活的防御符。

  做完之后,成就感很強,但同時也有種腦子被掏空的感覺。

  就算有精神藥劑,透支得也很厲害。

  不過越是這種情況,他越是能感覺到自己的進步。

  人還是要時不時逼迫一下自己的。

  第二天一早,他先是聯系了孫岳琳,準備給她和孫岳峰送一些過去。

  來到孫家之后,孫岳琳在大門口等著他。

  見他開了一輛普普通通的飛車,忍不住說道:“小白,低調是沒錯,但也沒必要太過于低調吧?”

  “姐,您那輛車開出去,太招搖了。”白牧野有些無奈的看著她。

  “隨便你吧,反正送你了。”孫岳琳擺擺手,把他讓進屋子里。

  孫岳峰習慣性的沒在家,孫恒同樣也沒在。

  白牧野拿出十張被動激活的防御符給孫岳琳。

  “姐,這東西一次只能用一張,所以沒必要帶在身上那么多。時效也很短,大概一秒多一點。只能應對突發性的事件,算是一個小小的保障吧。”

  小小的保障?

  孫岳琳看他一眼,心道小白哪都好,就是太低調了。

  她聽父親說過,這種被動激活的防御符就算宗師全力一擊都未必能打破。

  是真正的保命符!

  在他嘴里卻成了一個小小的保障。

  “你知不知道這東西的價值?”孫岳琳瞥了白牧野一眼。

  “知道,叔叔不讓我拿它盈利。”白牧野老老實實的道。

  孫岳琳噗嗤一聲笑出來,道:“誰說要讓你拿它盈利了?你要沒錢就跟姐說!姐姐有錢!”

  怎么有種被包養的感覺?

  白牧野感覺有些怪怪的。

  隨后他想起一件事來,問道:“姐,上次您打給我那一個億,我是不是得去交稅啊?”

  “交稅?”孫岳琳愣了一下,“交什么稅?”

  “不用交稅嗎?”白牧野一臉奇怪的看著她,心說這位姐姐不會從來沒交過稅吧?

  “你當然不用交,瑞叔付款之前就已經替你交過了。”孫岳琳有些啼笑皆非的道。

  “這么好!”白牧野嘿嘿笑起來。

  孫岳琳有些無語的白了他一眼,明明是個小財迷,偏偏特有規矩。

  真是越看越喜歡!

  只可惜他對演藝事業毫無興趣,不然當個明星,妥妥紅透天際!

  居然不用交稅?

  這讓白牧野感覺特別愉悅,決定放姚謙一馬。

  告別孫岳琳,開心的開著車來到學校。

  私下里給了幾個小伙伴每人五張被動激活防御符,大家都很高興。

  這種東西,拿來孝順父母至親,簡直再合適不過。

  姬彩衣當場表示,回頭再給白牧野弄一些符篆材料。

  這次白牧野倒是沒有拒絕。

  小姐姐是真不缺錢,而且大家都是好朋友,有來有往就好了。

  一整天無事,到了下午放學的時候,萬雄出人意料的出現在一班門口,來找姬彩衣。

  “能一起走走嗎?”萬雄看著走出來的姬彩衣,小心的微笑問道。

  這會兒萬雄身上找不見半點賽場上的睥睨氣勢,像個情場初哥,滿臉寫著忐忑二字。

  這場百花杯結束之后,他馬上就要開始日程緊密的訓練,隨后就是帝國高中生聯賽。如果不能在這個時候表白,估計以后也很難找到機會了。

  姬彩衣看了一眼身邊人來人往的學生,點點頭:“好。”

  她當然明白萬雄找她做什么,她想利用這個機會把話跟萬雄說清楚。

  兩人走到校園的湖邊,萬雄鼓足了勇氣對姬彩衣說道:“彩衣,我……喜歡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嗎?”

  姬彩衣抬頭看著萬雄,微微搖搖頭:“對不起,不可以。”

  萬雄苦笑一下,沉默起來。

  其實這也是他意料之中的結果。

  但不問個清楚,內心深處總是充滿不甘。

  “我能知道……為什么嗎?”

  萬雄抬起頭,看著姬彩衣:“你應該知道,我一直喜歡你,為什么……你從來不肯給我哪怕半點機會呢?”

  “因為我不喜歡你呀。”姬彩衣抬頭看著萬雄,微笑著道。

  “你這回答得還真直接啊。”萬雄一臉無奈的看著姬彩衣,有點傷。

  “這種事兒我覺得還是直接一點好。”姬彩衣道。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萬雄看著姬彩衣。

  “對。”姬彩衣答非所問的道。

  萬雄眸子里閃過一抹黯然,他都還沒問呢人家就給了他答案。

  他想問的其實就是姬彩衣是不是喜歡劉志遠。

  這算是另一種心有靈犀嗎?

  但感覺有點糟糕。

  “雖然我覺得這話沒必要由我對你說,但還是說一句吧,以你的條件,你肯定能找到比我優秀很多的姑娘。”姬彩衣看了一眼萬雄:“你的舞臺,不在這座小城。”

  萬雄勉強笑笑:“感情這種事兒,的確是勉強不來。不過還是謝謝你,彩衣。”

  這時候,姬彩衣身上通訊器忽然響起,姬彩衣看了一眼,愣了一下,隨手打開。通訊器那邊傳來一道急促的聲音:“你們干什么?放手……我告訴你們,我聯系了朋友……”

  咔。

  一道雜音傳來,通話頓時中斷。

看網友對 第七十九章 拒絕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斗戰狂潮 長樂歌 元尊
北京赛车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