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筆趣閣 > 寒門神醫 > 第001章 走后門,遭羞辱!

第001章 走后門,遭羞辱!

“爸,您十點鐘到達是吧?行,那我等您。”

平安市火車站,秦朗疲倦的掛掉電話,但是想到父親要來,他又強打起精神,不想讓父親看到自己落魄的一面。

秦朗是中醫學院的應屆生,在校成績優異,本以為畢業就能成為救死扶傷的醫生,誰知道,這都畢業三個月了,他還沒能找到一份對口的工作。

一個農村出來的孩子,沒背景,無人脈,學的又是中醫這個吃老齡飯的專業,想進醫院當一名體面的中醫科大夫,難如登天。

盡管求職屢屢碰壁,但秦朗并沒有氣餒,他今天本來照例要去人才市場,但臨時接到父親電話,父親突然來了,這才匆匆趕到了火車站。

十點鐘剛過,秦朗就在熙熙攘攘的出站口人群中,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身材消瘦,眼角魚尾紋很重,穿著廉價的襯衫西褲,拎著老舊的公文包,包上還印著“教師節紀念品”。

秦朗莫名的鼻子一酸,快步走過去,擠出個笑臉道:“爸,您來看我,怎么事先也不通知我一聲,長途奔波多辛苦啊。”

“坐火車有什么辛苦,聽說你還沒找到工作,爸不放心,來看看能不能幫上忙。”中年人慈祥的笑著,他就是秦朗的父親秦逢陽,一個農村里的教書匠。

秦朗母親去世的早,父親既當爹又當媽,將他拉扯大,如今他大學畢業了,竟然還要父親風塵仆仆來操心他工作的事,一想到這個,秦朗就恨不得給自己一耳光。

“爸,您聽誰說我沒找到工作啊?我工作已經定了,后天就要去上班,您不用擔心。”秦朗違心的說道。

“你這孩子,一說謊耳根子就紅,知子莫若父,你可騙不了我。”秦逢陽笑著搖頭,“小朗,爸爸雖然是個窮教書匠,沒什么本事,但是只要爸能出得上力,一定盡全力。”

“爸,咱們先不說這個了,去我租住的地方歇歇腳吧,回頭我買點菜,好久沒嘗到您的廚藝了,我可嘴饞著呢。”秦朗岔開話題道。

“不,爸還要去訂飯店呢。”秦逢陽搖頭,卻把秦朗給說愣住了,訂飯店?好端端的訂什么飯店?

秦逢陽并不解釋,拉著兒子在平安市找了一家中檔飯店,訂了一桌菜,又摸出手機語氣巴結的不知道給誰打電話。

父親一連串的舉動,把秦朗給整懵了。

直到父親打完電話,他才忍不住問道:“爸,您是不是中彩票了?這一桌酒席要好幾千塊錢呢。”

秦逢陽笑道:“爸可從來不買彩票,行了,這事兒已經落實,也該跟你說說了。我托人介紹了平安市醫院中醫科的一個主任,這一桌酒席就是請他的,自然不能寒酸。”

“您……您這是要給我走后門?”

秦朗頓時全明白了,父親用積蓄訂下昂貴酒席,那么巴結的跟人打電話,就是想給他這個兒子,謀取一個機會。

這一瞬間,秦朗覺得自己很不孝。

走出校門踏上社會,不能給父親創造更好的生活條件也就算了,還要父親為他的事奔波操勞,簡直愧對父親的養育之恩。

“爸,您這么多年從沒求過誰,兒子絕不能因為我的事,讓您對別人卑躬屈膝,更不能讓您用辛苦攢來的積蓄,替我托關系走后門。”秦朗紅著眼圈激動道。

秦逢陽苦笑著搖頭道:“小朗啊,你就聽爸這一回,這個王主任不僅是中醫科的主任,他哥哥還是醫院的副院長,只要走通了他的關系,你這工作的事,就十拿九穩了。”

話音剛落,秦逢陽的手機響了。

他接聽了電話后,對秦朗道:“王主任已經到了,跟爸一起去迎一下。”

秦朗本不愿意,他排斥走后門,更排斥用父親的尊嚴和積蓄來為他走后門,可是看到父親哀求的眼神,他只好順從了。

在酒店門口,秦朗終于看到了那位王主任。

王主任從一輛寶馬車上下來,大約四十歲左右,穿著打扮都很闊氣,挺著個大肚腩,行走間下巴高抬,頗有幾分傲慢。

秦逢陽快步走上去,伸手道:“您就是王主任吧,我是跟您電話聯系的秦逢陽。”

王主任輕慢的嗯了一聲,卻嫌臟似的連手都不伸,讓秦逢陽尷尬的伸了半天手,最后訕訕的收了回去。

秦朗看到這一幕,牙關緊咬,拳頭捏的指節發白。

“這是我兒子秦朗。”秦逢陽趕忙給兒子打了個眼sè,拉著他給王主任介紹,“我兒子今年剛從中醫學院畢業,但是工作始終沒能落實下來,還請王主任費點心幫幫忙。”

秦朗拗不過父親,只好強忍著別扭,對王主任打了聲招呼。

這時,寶馬車后車門一開,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女孩兒下了車。

秦朗看到這個女孩兒,臉sè微變。

這女孩兒他認識,叫劉芙蓉,自稱“芙蓉妹妹”,是他的大學同學。

在學校里,劉芙蓉是個名人,天天濃妝艷抹,賣弄風情,換男友跟換衣服一樣勤快,開房更是家常便飯,所以雖然有名,但都是負面。

有一次,劉芙蓉跟人打賭,說一天時間就能讓班里有名的書呆子秦朗,成為她的裙下之臣,可秦朗對這種水性楊花的女孩子沒興趣,根本不為所動,導致劉芙蓉賭輸了,丟了臉。

此后,劉芙蓉就對秦朗記恨上了,處處給秦朗使絆子。

秦朗怎么也沒想到,在眼下這個節骨眼上,居然遇到了對方。

“喲,這不是秦朗嘛!真沒想到,你這個書呆子居然也學會走后門了,還求到我干爹頭上,呵呵。”劉芙蓉渾身散發著濃烈的香水味,戲謔的盯著秦朗,一個勁的冷笑。

“你們倆認識?”王主任一怔。

劉芙蓉上前抱住王主任的胳膊,甜膩膩的說道:“干爹,這就是我跟您提過的,以前在學校給我寫情書,對我死纏爛打的那個農村書呆子,一看到他,人家就覺得好惡心哦。”

“哦,原來就是他啊。”

王主任恍然點頭,摟著劉芙蓉,對秦朗嘲諷道:“嘖嘖嘖,一個農村小子,也配惦記我干女兒,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秦朗不敢相信的看著劉芙蓉,簡直以為聽錯了。

寫情書?死纏爛打?他有這么干過么?

這根本就是顛倒黑白,混淆是非。

“劉芙蓉,到底誰惡心,你自己心里清楚。我是農村人沒錯,但是我們農村人不比誰低一等。”秦朗沉聲道。

“你什么態度?我告訴你,只要我一句話,你就別想在醫療系統立足。”王主任指著秦朗,呵斥道。

“王主任,您是不是誤會了……”秦逢陽對眼前發生的事,一時間還沒鬧明白。

“誤會?呵呵,你們這對農村窮酸父子,搞這么個破飯店,就想請我吃飯?就想給你兒子走后門找工作?還是老老實實滾回農村去,大城市不是你們呆的地方。”王主任冷笑道。

“干爹,咱們別理這種農村土鱉了,人家想吃帝王酒店的西餐,好不好嘛。”劉芙蓉鄙夷的掃了秦朗一眼,對王主任撒嬌道。

“好好好,干爹這就帶你去,咱們離這些土鱉遠一點,省的沾上一身土腥氣。”王主任哈哈大笑,摟著劉芙蓉上了寶馬。

秦朗雙眼通紅,他被羞辱可以忍耐,但是他不能讓自己的父親被人羞辱,熱血一起,揮拳就要去揍這對狗男女,卻被父親死死攔下。

“兒子,別沖動。”秦逢陽焦急道。

秦朗強壓住怒火,瞪著車上這對狗男女道:“你們今天侮辱我,侮辱我父親,我秦朗一定百倍千倍的討還回來。”

王主任按下車窗,冷笑道:“就憑你這么個土鱉,還想跟我斗?行啊,我等著你,看看誰先玩死誰?”

說完,寶馬車飛馳而去。

秦逢陽深深的嘆了口氣,“兒子,這件事爸辦錯了,你可千萬別干出什么傻事來,你要是出事,爸可就沒有盼頭了。”

“爸,這不是您的錯,是兒子不爭氣,讓您受辱,我真是個不孝子。”秦朗愧意難消,劈手給自己臉上一耳光。

“別。”秦逢陽急忙拉住兒子的手:“小朗,爸爸一直以你為榮。你現在只是暫時遇到困境,誰的人生沒點波折坎坷呢?實在不行,咱就回村里當個村醫,你看好不好。”

“我原本是有打算回去,但現在,我一定要留下來,我要給那些看不起我的人看看,我們農村人,不比誰差。”秦朗堅定道。

秦逢陽見兒子心意已決,點頭道:“無論你做什么決定,爸都支持你。走吧,酒席錢也退不了,人家嫌棄這飯店檔次低,就讓咱們父子倆好好吃一頓,我這輩子都沒吃過這么貴的飯菜呢。”

……

下午兩點多鐘,火車站站臺。

“爸,您才剛來就要走,為什么不多住幾天,我可以帶你四處玩玩啊。”秦朗不舍的看著父親。

“不了,爸這趟來,不僅沒幫到你,反而給你添亂了。村里學校的孩子們我也不放心,所以還是走吧。”秦逢陽搖搖頭,突然想起了什么,打開手提包,拿出報紙包裹的幾沓錢,遞給秦朗。

“小朗,這是五萬塊錢,本來準備給那個王主任送禮的,卻沒能用上,就留給你用吧。”

“爸,您留著,我不缺錢用,真不缺。”秦朗說什么,也不肯收下這錢,秦逢陽知道兒子的脾氣,只好嘆了口氣收了回去。

十分鐘后,一列火車載著父親,漸漸消失在遠方。

秦朗哭了,淚流滿面。

他跪在地上,對著遠行而去的火車,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

這一刻,秦朗發誓,一定要出人頭地。

看網友對 第001章 走后門,遭羞辱! 的精彩評論

新書推薦: 斗戰狂潮 長樂歌 元尊
北京赛车彩票